福利彩票排列7走势图
 
會員賬號:
會員密碼:
驗 證 碼:
 
 
非恒信標業會員,請注冊!
 
 
  當前位置: 首頁 -> 鍟嗘鐭ヨ瓨  
我國商標非正常申請量爆增的原因探析 ——兼對商標法修改的幾點思考
 

發布:zhangwx   瀏覽:650  字體大小:【】【】【】   

數據顯示, 2017年我國商標申請量增長率達到55.7%,而同期全年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為6.9%;截至2017年我國商標累計注冊總量占全球的40%,而同期我國占世界經濟的比重為15%左右。這兩組數據的簡單對比表明,我國商標事業出現了明顯的“泡沫化”現象。在市場主體不斷增長、市場活躍度良好以及我國商標注冊便利化改革等正常因素之外,商標囤積和商標搶注等非正常申請大量增加是商標量爆發性增長的主要原因。非正常申請暴增現象產生的原因不是單一的、孤立的,而是多方面因素迭加的結果,筆者嘗試展開探析。

       一、財產觀念:對商標財產權屬性的認識偏差

       多年以來,隨著“無形資產”這一觀念被更多人接受,社會普遍將商標注冊的效力過于神化,將注冊商標視為一種無形資產。依此邏輯,越來越多的人將申請注冊商標作為一種獲得無形資產的方式,將注冊商標本身等同于擁有交換價值的商品,將大量注冊商標作為投資方式。前些年炒域名的做法轉向商標,一些企業或自然人大量囤積商標,壟斷商標的第一含義,商標投資性注冊之風愈演愈烈。社會上出現了“職業商標注冊人”的職業群體[1]。有人頭頂“商標大王”“中國商標第一人”“商標策劃大師”“民族商標的先行者”的光環,以個人及公司名義申請商標1200多件,據稱其一件商標拍賣價格達到4000多萬元。“存銀行不如投商標 年化收益12%-500% 0風險 高收益 更專業”的圖片傳遍微信朋友圈,“商標投資不賺錢?那是你不懂這門道”及類似主題的文章充斥網絡空間。一家公司將全國縣級以下的行政區劃地名篩選出來批量注冊,另一家公司將常用食物名稱統統注冊。在這種背景下,就出現了一天申請5000件的離奇情況。據媒體報道,某幾家關聯公司在短時間內申請注冊商標達到七萬件[2]。顯而易見,這種將商標當作投資產品的做法,已經完全背離了商標法保護注冊商標專用權的目的,引發了企業紛紛增加注冊量的恐慌心理,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

       知識產權主要屬于民事權利中的財產權,而商標權又是知識產權的一個類型,因而商標權也被視為財產權。英國商標法將商標定義為一種財產權,美國商標法將商標權視為一種準財產權[3]。然而,商標權之所以具有財產權的屬性,主要原因在于商標可以經使用承載產品或服務的商譽價值,商標與商譽這一對標與本的關系相互結合,才能真正具有財產法上的意義。將未使用的注冊商標視為財產,在認識上存在明顯偏差。在實行商標注冊取得制度的國家,一枚商標經注冊但未獲得使用之前,僅僅是獲得了法律擬制的權利,“在理論上,商標注冊的性質屬于權利的公示。由于權利的公示能夠增加權利的穩定性和交易安全、減少利益的沖突” [4],讓經營者能夠在商標上持續不間斷地投入,進而創造出盡可能大的商譽價值。法律上的考慮是可以“先注冊,后使用”,使用是注冊的目的。我國商標法第四條規定,“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在生產經營活動中,對其商品或者服務需要取得商標專用權的,應當向商標局申請商標注冊”,商標申請注冊是設置在“生產經營活動”的語境中的。顯然易見,商標申請注冊應當與該商標的生產經營活動有關,將僅僅是注冊而沒有使用的商標視為一種財產是不甚合理的。同樣是知識產權的權利取得,商標申請注冊的過程不同于專利申請及作品創作完成的獲權過程,專利涉及到不同程度的技術研發投入和創新過程,作品涉及到創作的智力勞動過程,與這兩者所投入的創造性智力成果相比,商標申請注冊階段所投入的智力勞動是難以比肩的。商標獲得財產權保護的正當性基礎,是通過商標使用注入商譽來實現,而不是通過注冊申請來獲得。

       二、社會根源:市場誠信狀況未得到明顯改觀

       商標注冊取得制度有其天然的優越性,同樣也存在先天的弊端,然而縱觀世界各國,都多數選擇了商標注冊取得制度這種最經濟的制度,證實了其適用的合理性。然而,同樣的制度在我國運行過程中,弊端被無限放大了:商標領域投機鉆營的現象頻繁發生,某些市場主體一擁而上,搶注名人姓名、網絡熱詞、行業通用詞等,手段層出不窮,花樣繁多。某內地自然人在香港登記公司,將互聯網行業的知名或新生品牌在內地大量申請注冊為商標,其中不乏“余額寶”“京東商城”“亞馬遜”“壹號店”“愛奇藝”等消費者耳熟能詳的商標。電視劇《花千骨》走紅之后,“花千骨”被不同主體搶注超過百次。法國球星“姆巴佩”在今年世界杯期間大放異彩后幾天內,就出現了兩百多件的反復申請。奧運會期間游泳選手傅園慧的一句“洪荒之力”,從2016年8月至今被作為商標申請多達六百多次。 2018年8月28日,國家知識產權局宣布將英文名稱縮寫由SIPO變更為CNIPA, 8月29日,廣州一李姓自然人將該“ CNIPA”申請注冊在多個不同類別上。這些行為的背后,往往存在伺機牟利、意圖轉讓、敲詐勒索[5]等違背誠實信用原則的主觀心理狀態。

       誠實信用原則作為市民社會必然的道德信條,關系著一個時代一個國家對人性的基本認識和基本態度,古今中外的法律將誠實信用原則作為民事主體參與民事活動的基本原則。它既是基本道德準則,也是現代法治社會的一項基本法律規則,意味著市場主體在市場活動中應恪守諾言,誠實不欺,不弄虛作假,不以損害他人和社會利益的方式來獲取私利。令人遺憾的是,誠實信用這個最古老的道德準則和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當今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沖擊和考驗。不誠信的現象在經濟生活中十分突出,無論在產品信用、商業信用,還是金融信用上,皆有種種惡劣的表現,嚴重擾亂市場經濟發展的正常秩序,食品質量更是因誠信喪失危及國人健康。商標領域也未免其害。我國商標法在2013年修改時明確增加了第七條“申請注冊和使用商標,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筆者認為,誠信的喪失將商標注冊取得制度的弊端無限放大,將給市場造成越來越大的傷害,不論是在商標確權還是商標侵權案件的法律適用中,都應當將誠實信用原則放在非常重要的地位,阻止惡意申請注冊,制止惡意侵權或“維權”行為。

       三、利益刺激:低成本高回報讓非正常申請有利可圖

       任何政策或制度,都可能被市場主體鉆到空子,利用政策的東風謀求不當利益。近年來,國家施行的商標申請便利化改革、下調商標注冊規費、加快商標審查周期等改善營商環境的積極措施,都被一些市場主體利用為非正常申請的便利條件。二十多年來,我國商標申請的官費先后經歷過200元、 1000元、 800元、 600元的階段, 2017年4月1日起,按照財政部、國家發展改革委財稅[2017]20號文件,商標申請的官費降為300元,費用一再下調為廣大企業節約了經營成本。但從商標申請量增長情況來看, 2017年商標申請量增長率達到55.7%,較之于前面數年的平均增長率有大幅提高,除了商標便利化改革等措施促進的正常申請之外,商標非正常申請的快速增長與商標官費下降存在相關性。2017年3月31日某微信公眾號的一篇文章很能說明問題:“商標注冊費用降到300元,再不投資就晚了!” [6]。于是,在2017年底的統計中,某侯姓自然人申請商標5746件,超越騰訊、阿里等企業排行商標申請量第一。除了前述因素,地方政府的補貼政策也在一定程度上助長了非基于真實使用意圖的申請,據筆者不完全統計,在全國很多地方有每件商標申請給予800元至1800元不等的“補貼”“補助”“獎勵”“扶持”等政策。商標注冊周期的縮短,對非正常申請特別是投資性注冊來講,實際上又縮短了商標注冊的時間成本,以此牟利的可行性進一步增加。

       在成本低廉的同時,商標投資的預期收益一再拔高。在一篇《中國第一批商標投資人章鵬飛, 16年前用一個商標賺四億》的報道中,章姓自然人在1992年花費20多萬注冊的198個商標,后來換來了4000萬元的現代汽車區域總經銷權, 4S店年銷售額達到4個億。這個高額的回報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社會對商標投資的關注。后來各種高額商標轉讓費見諸報端,網絡流傳的各種文章信息鼓動著商標投資性注冊行為:“以小博大,商標已然成為投資的下一個風口”“ 3年注冊325枚商標回報幾千萬”“這樣做,買賣商標投資回報竟可達4億”……高額回報存在一定的隨機性和偶然性,例如,一篇《一枚商標撬動近億元融資,商標投資就要快狠準》的文章提到,休閑小吃連鎖品牌“雙水村”獲得A輪近億元融資,原因在于注冊商標“雙水村”因電視劇《平凡的世界》熱播而意外走紅,在獲得融資之前,該商標注冊人還謝絕了他人開出的100萬元交易價格。但不可否認,即便是排除偶然性因素,投資商標本身的預期收益仍然是“穩賺不賠”。市場上數十萬到數百萬不等的商標轉讓案例并不鮮見,大量標價在幾萬元之間,即便是“白菜價”也有幾千元,仍然是成本的十倍之多。商標是用來使用的,而不是用來投資的,但從資本的角度來看,在商標成本低廉而收益豐厚的情況下,炒商標可謂是“一本萬利”,其他投資領域恐怕都不如投入商標領域劃算:投資一套房產的成本,就足以申請注冊上萬件商標。常用的漢字、英文等可用作商標的資源是非常有限的,而伴隨著市場主體增加等因素,商標使用需求日益增長,供需不平衡還可能會讓商標轉讓價格水漲船高。

       四、制度缺失:應對非正常申請的法律規定捉襟見肘

       我國在實行商標注冊取得基本制度的同時,也規定了未注冊商標保護的條件,強化了商標使用義務,對商標取得制度的缺陷進行矯正。然而,在現有法律框架下,對于批量化的非正常申請而言,商標獲得注冊的“準入”條件非常寬松,商標權喪失的“退出”規定又有所不足,對于非正常申請行為的法律制裁措施則幾乎完全缺失,非正常申請的法律成本相當低廉,存在足夠的投機空間。

       一方面,我國商標法中商標注冊的“準入”規定不足以應對大量的非正常申請行為。雖然我國商標法在總則部分的第四條隱含了商標使用要求,但僅為原則性規定,作為商標注冊的禁止性條款直接適用有一定困難,且語義上也不夠明確和直接。商標法第七條誠實信用原則同樣屬于原則性條款,存在不宜直接適用的爭議。商標法第十五條、第三十二條、第十三條第二款為未注冊商標及其他在先權利提供了保護,但這些條款僅用于商標異議、無效宣告等個案救濟程序,不屬于商標實質審查階段主動審查的情形。主動審查涉及的法律條款涉及到三類,一是違反第十條禁止性規定的情形,審查商標是否違反合法性要求;二是違反商標法第十一條顯著性要求和第十二條立體商標非功能性要求的情形;三是違反商標法第三十條和第三十一條,與在先申請或注冊商標相沖突的情形。這些情形都無法將批量化的非正常申請情形囊括在內。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的“不良影響”規定通常被理解為標識本身違反禁止性規定的情形,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的“其他不正當手段”的規定針對“已經注冊的商標”,在商標實審階段直接適用均有不同程度的障礙。總之,針對批量化的非正常申請,目前法律上沒有可供直接適用的條款,而通過法律解釋變通適用法律,已經造成了實踐中不統一的情況,遺留了一些爭議問題。

       另一方面,商標“退出”的法律規定不足以給非正常申請行為形成威懾。目前我國商標法的“退出”規定主要體現在:一是第四十九條第二款通用名稱撤銷;二是第四十九條第二款無正當理由連續三年不使用撤銷;三四第四十九條第一款商標使用過程中自行改變注冊商標、注冊人名義、地址或者其他注冊事項的撤銷;四是第四十條期滿未辦理續展手續的,注銷其注冊商標;五是第四十四條、第四十五條對違反注冊條件的已注冊商標宣告無效。前述第一種、第三種情形不屬于處置非正常申請商標的情形。第四種情形,續展與否取決于注冊人的意愿和行為,且時間設置在注冊滿十年后。第五種情形屬于事后救濟的性質,而且這種救濟具有個案性和被動性。因此,主要的“退出”機制落在了撤銷三年不使用條款,這是目前清理閑置商標唯一的主動措施,從實踐來看也確實成為很多企業注冊商標的常規動作。然而,該條款在處理非正常申請方面仍然存在諸多不足。注冊滿三年是硬性條件,事實上,很多非正常申請都是在2015年尤其是2017年以來大量出現,給正常需求的企業造成了很大的影響,但無法通過撤銷三年不使用來解決。同時,撤銷三年不使用涉及的程序比較復雜和冗長,目前商標撤銷三年不使用程序所需的審查周期已經遠長于商標申請或駁回復審的周期。而假如商標被撤銷,商標注冊人還可以進入復審乃至行政訴訟一審、二審及再審等階段,所需花費的時間加起來至少在2-3年以上。未真正使用的商標注冊人往往利用這種程序性規定拖延時間,足以給真正需求的企業帶來極大困難,進而謀取利益。如何調整和優化撤銷三年不使用制度,做好與注冊申請、駁回復審等程序的銜接,最大限度發揮撤銷三年不使用制度的功能,是需要重點考慮的問題。

       顯而易見,現有制度下商標權取得與喪失的條件可謂是“寬進嚴出”,這對非正常申請來說商標容易獲得,權利不容易喪失。而在此基礎之上,還有一個非常值得關注的問題是,非正常申請的商標在現有法律制度中缺少相應的制裁措施,商標申請人幾乎不用承擔法律責任,這就造成了一種嚴重的失衡狀況。有學者研究認為,“法律責任的缺失是商標搶注猖獗的重要原因”,“搶注行為違反法律的明確規定,侵害了在先使用人合法的民事權益,按照《民法總則》和《侵權責任法》的規定構成侵權行為,應當承擔向在先使用人返還標識和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 [7]。非正常申請是否以及如何承擔責任,非常值得進一步研究。

       五、結語

       馬克思在其著作《資本論》中提到:“如果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潤,資本就會蠢蠢欲動;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潤,資本就會冒險;如果有百分之一百的利潤,資本就敢于冒絞首的危險;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潤,資本就敢于踐踏人間一切法律。”審視當下商標非正常申請現象的爆發,情況非常嚴峻,商標投資的低成本高回報以及低風險、法律制裁不足等現狀,給予了社會“百分之三百”以上的利益刺激,這需要包括法律在內的多種辦法來應對。

       市場誠信缺失是商標非正常申請的社會根源,其修復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商標財產權觀念的認識偏差,即便在專業人士群體也存在巨大的爭議,短期內難以正本清源。低成本高回報的直接誘因能夠有一些調整辦法,但涉及的問題比較復雜,顯然不是一部商標法能夠解決的。即便如此,我們高興地看到國家已經及時采取了措施,在今年10月底,商標局陸續對16000多件商標注冊申請做出駁回決定,并表示將在審查、異議、撤銷等各環節從嚴審查、堅決遏制和打擊惡意注冊、囤積商標等非正常申請行為[8]。這向社會表明了態度,宣示了國家的價值選擇。盡管接下來還存在包括法律適用在內的一系列亟待解決的問題,但有了決心和方向,相信很多問題都可以逐步解決。

來源:商標審查協作中心網站

【<<返回】
 
  版權所有:甘肅恒信知識產權服務有限公司 | CopyRight:2012 | 客服熱線:(0931)8860816  
  地址:蘭州市慶陽路7號招銀大廈東1706室(730030) | 客服郵箱:[email protected] | QQ:627536347  
  2012 hxby88.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 網站備案號:隴ICP備15000606號  
福利彩票排列7走势图